中国进入高负债阶段,

去杠杆将涌现更多的不良资产

中国已进入高负债率阶段,中国整个社会总负债水平2016年年底为254%,远远高于当年墨西哥,亚洲金融危机时的泰国,2009年美债危机时的美国社会负债率。去杠杆过程中会有更多的不良资产涌现,不良资产会出现扩张的阶段。

相关专家认为:“这一轮的不良资产上升跟中国最近一轮经济增长、经济改革有关,在推行供给侧结构改革,三去一降一补过程中,很多企业发生落后产业的出清、库存的出清、成本的降低、转型没有成功,所以不良资产就涌现了。”

逆周期机会:不良资产从“负矿”变成“富矿”

如今,市场呈现出一番泥沙俱下景象的原因,主要是前期企业利用的资金杠杆比较多,导致企业的经营状况或者现金流不足以偿付本息,形成了传统意义上的不良资产。

其实,很多企业本身拥有很好的业态和资源,其资产长期投资价值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只是需要专业的投资机构利用资本和市场的力量来盘活这些资产,真正起到变“废”为“宝”的作用。

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在国务院主导之下,为解决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长期存在积压的呆坏账问题,国务院直属的东方、华融、长城、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应运而生,其目标就是要为银政不分所产生的“恶果”埋单。

举个很经典的案例,四大AMC曾经处置过海口的房地产不良资产,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海口曾出现大量烂尾楼的惨况,四大接手的其中一个地块,在最早处置时以50万/亩处置掉,但几年后,该地块已经飙升至上1000万/亩。

从50到1000,增长率高达2000%!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今日不良,可能会是明日黄金。其中的商机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难看出,银行持续增长的不良贷款率,是“不良”处置市场久违的“商机”。

然而,这顿大餐不再是四大AMC所独享。随着近年来经济环境趋市场化,国家开放AMC牌照和监管准入门槛放开,不良资产处置这门垄断行业再次火热。

资管市场打破垄断

在西方发达资本市场,那些专门盯着坏账并且以此为生的金融机构,被称为“秃鹫”。如今在中国,“秃鹫”越来越多。

对于专业从事不良资产处置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而言,在尝尽了上一轮银行剥离坏账的甜头之后,如今的处置手段和模式也在不断花样翻新。

地方版AMC以处置城商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的不良贷款为主,通过统一收购、处置地方政府不良债权,一定程度上防止了银行被地方债务所绑架,减少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除此之外,一些民资资产管理公司也在低调跻身这一队伍,且势力逐渐扩大。

一方面,它们选择直接与银行合作,通过更有竞争力的价格从银行手中购买不良资产,再通过自己的追讨团队、法律团队进行追诉和变现。

另一方面,它们通过与“四大”合作设立私募基金,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作为GP(普通合伙人),其他资产管理或投资公司作为LP(有限合伙人),LP再受让股份给更多的投资人,形成标准化产品。

这无疑是对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的突破,而不止局限于原来的资产证券化这一雏形。

有专家指出,市场更乐见的,是不良资产不再停留在银行体系之内,而是在控制住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让更多的市场主体参与其中,以更加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个人投资者的机会在哪里?

通常,不良资产会被设计成为信托或契约型基金的类固定收益产品。

作为个人投资者,投资以不良资产作为标的的类固定收益产品,最大优势在于该类产品的安全性和收益性有保障。

对现在的资管公司而言,它们都已经是老手,不管接收后结果是什么,前期会保证100%有抵押物以及50%的安全垫,高安全垫大大降低了损失的可能性,一张图可以清晰地明:

同时,资金又全程托管给银行,施行封闭式监管,资金划转指令必须由托管行审核通过后方能对外支付,资金收付均按照基金合同执行。

此外,基金发起人通常会联手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专业管理机构不仅在不良资产处置方面有专业优势和独家资源,还可以为基金提供流动性补充,保障基金还本付息。

而且,为规避单一资产收购的结构性缺陷,基金会投资多个资产包,从而获取稳健投资收益。另外,部分基金还会设计超额清收收益,让投资者获取高于基本收益的浮动收益。

目前来看,这两年是不良资产介入最有利的时期,因为这是企业最困难的阶段,也是可以以最廉价的价格买到不良资产包的时期。再加上近期中美贸易战,不少企业都会受到牵连,使原本增长疲软的全球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高于普通类固收产品的年化收益率,以及较短的封闭期,灵活的投资方式,对于想要稳中求胜的投资者而言是个不错的配置选择。

面对庞大的经济体量,转型是个漫长的过程,市场将进一步释放不良资产存量,预计未来5-10年,将是不良资产行业投资的黄金时期。

东方成安抓住时代的机遇,紧跟向高质量转型的经济改革趋势,深耕江苏等地区不良资产,充分发挥不良处置专业优势,深度挖掘国内外优质项目,致力于为投资者实现投资价值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