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兆丰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得到订阅专栏《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主理人。这个专栏2017年2月20日上线,到现在订阅用户超过了20万。在接受李翔知识内参采访时,薛兆丰教授分享了他打造如此之大的经济学课堂的几点心得。

薛兆丰说,他最强烈的感受就是,他和他的团队到了一个无人区。具体有四个方面,分别是说话方式的无人区,产品使用场景的无人区,用户范围的无人区,以及产品服务的无人区。

首先,薛兆丰说自己进入了一个说话方式的无人区。通过对很多线上课程的观察,薛兆丰发现,如果只是简单地把课堂内容搬到线上,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在真实的课堂里面,同学们是身临其境的,同学跟老师之间,跟其他的同学之间,是有着多维度的接触和交流的,很容易形成共鸣。比如,课堂上老师会有一些肢体语言的呈现,有一些对答的交流,或者是偶尔讲一些笑话,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如果把这些内容搬到线上,它就会被放大,变成非常突兀,甚至不可接受的内容。

于是,在刚开始准备专栏的时候,薛兆丰做了另一种尝试,就是把稿子写好,然后念出来。但是他发现这样效果也不是很好。经济学本来就是一门非常枯燥的学问,要让人听得懂,听得进去,就不能念稿子。最后确定的方法是,薛兆丰找来产品经理坐在自己面前,自己不看稿子跟她说。但这还远远不够,在准备每一讲的时候,薛兆丰会先录一遍要说的内容,过程中可能有重复的或者说错的,然后把这一段讲话转化成文字,在这个基础上做初始的编辑、补充必要的资料,形成初稿。虽然里面每一句都是不完美的,但每一块内容都是清楚的。

薛兆丰说,之所以说这是一个说话方式的无人区,指的不仅仅是这种对着一个人说话的录音方式,更重要的是,他在讲课过程中,每一个内容细节的安排、布局、遣词造句,其实都是在录音棚里打开了麦克风以后,一句一句,一段一段,一节课一节课地创作出来的。

第二是用户范围的无人区。薛兆丰说,他过去的授课对象基本都是北大的学生,他们跨越了一定的门槛,教育背景也都很相似。而在得到开专栏,用户来自各行各业,有投资人、律师、医生、工程师,也有餐厅服务员、退休人士,还有跟随父母一起收听的青少年。这些人有自己工作和生活,他们每天只有十分钟听薛兆丰讲课。这是薛兆丰脑袋里经常出现的场景,也是他遇到的一个无人区。薛兆丰的做法是,要“让浅者不觉其深,让深者不觉其浅”。他在课程里用了很多生活中的例子,每天的课程都有很多扎实的知识点,这些知识点往往都是由重要的学术论文做支撑的。这样就做到了浅者看到了深刻的思想,深者看到了浅显的表达。

第三是用户使用场景的无人区。薛兆丰说,很多人买了一版又一版的经济学教科书,最后都没看,收藏了一个又一个视频节目,最后都没打开,原因是享用的成本太高了。所以他在做专栏的时候,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成本降下来。用语音来讲经济学,使用成本低,使用场景也很丰富,在被窝里,在洗手间里,在地铁里都能够方便地使用。而且每节课的时间大约是十分钟左右,通过这种队时间的控制,让用户产生了稳定的预期。结果就是这个专栏保持了很高的音频收听完成率。

第四是产品服务的无人区。薛兆丰说:“得到App对内容生产有很强的品质控制意识。整个产品每一个环节都有专业人士在把控。比如得到有总编室,对产品的内容做多维度、多环节的控制。”除了品控,还有服务的意识。最开始专栏上线时,承诺的只是一星期4次语音专栏,周五的问答用文字呈现。但当薛兆丰完成了第一个星期的问答文稿时,发现用文字的方式不好,于是和产品经理商量,决定改用语音。用语音做问答,成本是大幅上升的,首先需要薛兆丰人在,后续的剪辑、编辑、审核工作也要在短时间内完成。但这样做效果很好,“每星期的语音问答不仅能够把一周的上课内容有机地串讲一遍,做必要的补充和修正,还能近距离地回答大家的问题”。等到了全年课程刚过半的时候,考虑到用户积累的经济学知识已经比较丰富了,薛兆丰又在每个星期天推出了经济学词典,帮用户建立起概念与概念之间,原理与原理之间,模块与模块之间的有机联系。薛兆丰觉得,只有这样,知识服务才算做到家了。

以上几个无人区,就是薛兆丰过去大半年制作这个专栏的心得。归结起来,就是一个重大的发现,那就是大众对系统的专业知识原来是有渴求的,有这么多人渴望学习系统的、扎实的,可以运用的知识。而在知识供应一方,交付一直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课堂大小有限制,学位多寡有限制,地理位置有限制,传播技术也有限制。薛兆丰说,得到App所做的尝试,就是跨越了这些障碍,构建了需求者和供应者之间低成本的连接。199元的订阅费用,筛选的不是贫富,而是求学心、上进心和对知识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