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我带着记者和一位独角兽企业创始人聊了三个多小时,聊到很多非创始人永远感受不到的隐痛。

最难的时候他只可以发两个月的工资,抱着老婆哭老婆只能安慰却并不懂得也帮不了他;他在舒适区里做狠心的战略调整,一周只能搞定一个用户增长,还是他妈,但他熬下来了,突破了,因为他内心坚信出来创业就是为了这个很难的方向而不是顺应团队惰性;他看似温文尔雅实则脾气暴戾,员工答不上来“所以然”就会被他批评到哭,直到有一天他希望自我调整时,每当想发脾气他就用皮筋弹自己的手;他当过医生,跟过周鸿祎、杨浩涌,今天他的竞对一个是国际巨头、一个已背靠大树。

“你们有想过和巨头合并吗?”“今天先不聊这个吧,不过协同合作比恶性竞争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