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冲

最近在看特蕾西·麦克米伦的一本书。

关于两性心理学的,看得我悚然而惊。

美国人写的恋爱婚姻,绝不是我们的情感专家那么温吞水,他们直戳真相,犀利残酷得令你受不了。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

我们常听见女人抱怨,我老公是个妈宝男,只听他妈的,不听我的,我生孩子,一个人带,一个人赚钱,他完全不管,他还出轨,他还家暴……

这种抱怨,我们看了都会愤怒,然后全体妇女同志万众一心地告诉她:你遇上渣男了。

但是,真相是这个女人遇上渣男吗?

不是。

特蕾西·麦克米伦通过大量的采访和数据告诉我们:他是渣男,只因为他不想对你好。

换言之,你的份量,不足以令他对你好。

以下是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

这个实验,我们姑且称为婚姻配对实验。

它来自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经济学家Dan Ariely的《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在这个实验中,工作人员找到100名志愿者,男女各半,在各自背后,贴上一个数字。

数字从1到100,代表他们的价值。

即,有人是1,有人是2,有人是3……有人是100。

然后,志愿者要自行去寻找一个异性配对,让两人背后的数字达到最大化。

结合后的数字乘10,就是两人获得的奖金数。

这就说明, 假如99与100组成组合,获得的奖金是1990美元;

1与2组成组合,获得的奖金是30美元。

如此一来,大家为了利益,都拼命去向数字大的异性讨好。

99与100就成了人间中的红人。

大家都涌向他们,甜言蜜语,谄媚示爱,努力求合,百般承诺,千般包容,万般展现自身的闪光点,向99和100表达好感。

99与100享受着众人的爱与照顾,成了男神与女神。

他们不仅不用努力,反而得千方百计地拒绝他人。

与之相应的是10以下的人。

因为数字太小,他们无人光顾,孤苦伶仃。

不仅如此,他们还得使出浑身懈数,不断下降底线,去讨好他人,可惜收效都很小,甚至没什么收效。

实验从始至终,这种状况都存在。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自身价值越大,你享受到的善意、帮助、包容也越大。

一个人的自身价值越小,你承受的冷漠、攻击、蔑视也越多。

而更残酷的事实是,即使你承受的恶意再多,也不能改变你的处境。

你依然被忽视,被拒绝。

哪怕你千方百计寻找到一个伴侣,要么价值同样小,要么结合之后,剑拔弩张,因为种种原因争吵不休。

因为,你在寻觅过程中,承受了太多负面情绪。

你需要发泄。

于是,拍档就成了你愤怒的出口。

最后,实验人员总结说:

在婚恋的世界里,与其千方百计指责你的伴侣,不如反过身来,看看贴在自己背后的价值标签。

因为,你的遭遇,与你的价值相匹配。

你最亲密的人,也与你的价值相关联。

多么残酷的领悟。

原来,婚姻中一方的冷暴力、出轨、渣、懒、坏、毒、恶,许多时候,与对方有关,也与自己有关。

与对方有关,是因为这是对方的言行;

与自己有关,是因为这是你选择的人,你无法令他向善、向美、向而生。

他面对你,无意于成长,也无意于自律,更无意于好好与你相处。

一切都任性而为。

不仅不建设,反而在破坏。

积极心理学家塔尔·宾·沙哈尔说:

婚姻就是一桩买卖,婚姻双方通过这桩买卖获取幸福。

既然是买卖,那就有“待价而沽”、“看人下菜”等连锁反应。

你是LV,我自然珍惜如珍宝。

你是30块的伪劣品,我自然不重视。

特蕾西为了研究男女相处,她花了几年时间,做了大量关于两性关系的调查。

调查开始之前,她接到许多女性的请求:

特蕾西,去问问男人,是什么促使他们成成为好男人?

带着这些问题,特蕾西开始与各阶层、各年龄段、各个文化层次的男人交谈。

她发现,除非特例,绝大多数的回答是:

他们心里都有一个表,魅力、情商、收入、地位、文化、生活习惯……一一都有挂钩。

按照这个价值标准,他们会衡量每个遇见的女性对象。

远超标准的,他们会尽最大努力;

接近的,他们也会试一试。

否则,他们会很敷衍。也许会奔着一夜情、炮友、排遣寂寞的目的,打几个缺乏热情的电话,发几条随意的信息,又或者什么都不做。

即使因为种种外在原因,将就着结了婚,也不意味着他会改变,你们从此幸福。

遇见麻烦时,他会缺乏积极应对的动力。

他们会说:“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就这样!”

于是继续不作为,甚至会破坏,任由关系恶化,朝深渊不可制止地走下去。

沟通与行动本是拯救婚姻的法宝,但对于一个缺乏热情的人,什么法宝都成废物——他就是不想,而不是不会。

比如一个受访对象T,一个设计员,长相中等,算是人群中最为普通的一员。

他讲了自己的两段恋爱经历。

一段是与一个女招待。

女招待因为长年吃廉价食品,身材发胖,穿着不讲究。加上薪水也低,租住着地下室,圈子里的朋友也多数是底层人。她性格暴躁,缺乏耐心,言行都像动物般发自本能。

设计员在这段3个月的恋情里,脏话多得自己都出乎想象,甚至一度他向她大打出手,同时劈腿了她的闺蜜。

T不明白要尊重女友、关爱女友,不能劈腿么?

他当然明白。

但他没有动力去完善自己的言行。

“我没兴趣变好”,于是,他不变好。

后来,T离开了这段感情。哪怕女招待一直求他,“我们都好好沟通,都退一步”,也无法令他动容。

直到一年以后,设计员遇见了另一个女人。

一个中学女教师,自律而讲究,谈吐亦有魅力。她住在城中的高级公寓里,薪水亦稳定,活得精致而热情。

T竟创造了全然不同的交往模式。

变得体贴、包容、积极、有幽默感,成为女友眼中的好男人。

再比如一个受访对象C。

他的婚姻应该是许多人的翻版,妻子邋遢,发胖,没有工作,怨声载道。

他自己也不负责任。

孩子交由老婆,家很少回,一有空就去酒吧,参加各种聚会,与其他女人滚上床。

妻子自然更愤怒。

两个人于是天天吵个不停。

吵到后来,妻子开始酗酒、吸毒,事情一直朝着暗无天日的方向走去。

改变是从妻子工作开始的。

忽然有一天,她开始减肥,由140磅,减到了102磅,身材一瘦,整个人都精神又轻盈。

她重新进入学校,修习以前落下的会计学,然后谋到职业,在职场冲杀。

当女人颜值提升,信心增强,工作有了起色,经济能力今非昔比时,她获得了丈夫的尊重与爱。

C的心态发生变化。

他由内开始,想要改变。

他开始愿意。

他变得温柔,变得细心,能关照到妻子的感受,并满足她的需求。

他回家的次数多起来。

晚上啪啪的次数频繁起来。

他越来越多地带她去见朋友,加入自己的社交圈,骄傲地向人介绍:“我是我老婆。我爱她!”

一个美好的对象,能激发人性中的善。

(大家脑补一下刘亦菲和你在一起时,你身上会散发出多少圣洁的光芒)

而一个不自爱、不自尊、不自立的伴侣,则会诱导出人性中的恶。

(脑补一下某著名不要脸的丑逼和你在一起时,你会变得有多冷漠、烦躁和恶毒)

这也就是心理学上的两性吸引力法则的由来。

不是他本来是恶魔,是你无法令他成为天使。

不是她本来是bitch,而是你令她缺乏修炼成女神的动力。

婚姻很麻烦,相处很不易。这是一个必须修行一生的课程。

有人嫌累,问,人为什么要结婚?

这个答案,在前面的婚姻配对实验已经说过了。

因为有利益。

研究表明,已婚人士会挣更多的钱、更健康、比放纵的单身贵族拥有更优质的性生活、情绪更稳定、更长寿……

还会赢得更多尊重,社会信誉度也更好,犯罪几率更低……

当然,这些好处,是幸福的婚姻才专享的福利。

不幸婚姻中的人,不仅与之无缘,还会痛苦连绵不断。

那么,这时候你应该做什么呢?

你应该擦干眼泪,吞下脏话,收起想要刺死对方的刀子,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

反思≠埋怨。

反思=理性的自我反省+勇敢的自我负责。

不是问对方,“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而是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匹配一个这样的人?”

如此,你就会从怨妇,走向独立女性;从不作为,走向积极行动;从依赖成癖,走向主导自己的人生。

这,才是一个不幸女人真正的救赎。

* 作者介绍:周冲,2015年离开体制,放弃公职,从事自由写作。新书《我更喜欢努力 的自己》正在热卖中。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周冲的影像声色”(zhouchong2017),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以文艺的笔调,以理性的思维,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